全国服务热线: 0086-021 52710299
客户体验 Partners & Customers
News 新闻详情

北京将修订《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摇号或退出

日期: 2016-05-17
浏览次数: 34

 

2011年首期摇号的110.6中签率,到最新一期创下新低的1693中签率,北京普通小客车摇号政策实施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参与摇号的申请人越来越多,普通小客车指标配额却越来越少。《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获悉北京市将在“十三五”期间修订《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

 

业内专家预计,未来几年内,北京市仍将主要依靠摇号来严格控制机动车保有量,普通燃油小客车配额可能继续减少,新能源车配额或将增加,机动车能源结构将逐步优化。而随着交通管理政策的多样化,上海的拍卖制方式也可能成为北京小范围效仿的对象。

 

小客车配额指标向新能源车倾斜

 

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近日在做客交通部在线访谈时表示,“十三五”将加快完善交通行业法律法规,加强标准规范体系建设,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治理交通。围绕加强拥堵治理,制定《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修订《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

 

据了解,现行的《规定》于201012月颁布实施,《规定》提出:“本市实施小客车数量调控措施。小客车配置指标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以摇号方式无偿分配。”政策出台的背景是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高达20%左右的增速,截止到2010年底,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达到480.9万辆。

 

摇号政策实施后,成效显著,北京2011年上半年机动车保有量增幅比2010年下降71.9%

 

2011年、2012年、2013年,北京市小客车指标额度都为24万个。2014年开始,北京市修改了部分摇号规则,增加了新能源车指标,并对久摇不中的情况制订了阶梯中签规则。北京交通委2013年底公布的情况显示,从2014年起到2017年的四年间,增量小客车指标额度共60万个,年度配置指标总量由24万个减少到15万个,从而使机动车保有量到2017年底不超过600万辆。在指标结构构成上,43万个是普通小客车指标,17万个为北京市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指标。虽然每年的指标额度都是15万个,但是普通车在指标中占的比重却在逐年下降,2014年可供摇号的普通车的指标有13万个,2015年则为12万个,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9万个。与之对应的是,17万个示范应用新能源车指标也是按2万、3万、6万、6万的数量渐进式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单菁菁表示,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是在北京交通拥堵和环境形势严峻情况下临时出台的措施,政策在推进过程中不断进行修改也是非常必要的。

 

对于政策调整的方向,北京工业大学城市轨道交通学院副院长陈艳艳预计,未来几年内,对机动车保有量限制政策应该还会持续,只不过限制的方式和内涵可能会改变,可能会继续向新能源车倾斜一些,优化机动车的能源结构。“新能源车配额可能会增加一些,但对于普通燃油小客车会减少配额,使其自然淘汰。在机动车总量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可能还是会严格控制,因为当前北京人口规模增长较快,道路资源和停车位却非常有限。”

 

专家认为可部分借鉴上海车牌拍卖方式

 

在中国较早采取车牌供应流通管控制度的三个城市中,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恰好形成了三种供应模式:以上海为代表的拍卖制;以北京为代表的摇号制;以广州为代表的“混合制”。据记者了解,北京相关部门也一直在对小客车牌照拍卖政策进行分析和研究,但对于这一政策的推出却非常慎重。

 

陈艳艳表示,不同城市采取不同政策背后是有其文化和政治背景的。在南方的一些城市,公众比较习惯用经济手段解决问题,用市场化的方式来去调节。相对来说,北方更习惯偏行政的方式,公平使用公共资源,如果仅仅是因为他有钱,他就能开车,在北京这样的城市社会反对声音会比较大。将来北京的交通管理政策肯定会多样化,行政色彩会逐步淡化,也可能部分借鉴上海的拍卖制方式。但北京不可能完全放弃行政手段只依靠拍卖牌照等经济手段,这不是北京的风格。

 

东南大学交通学院教授过秀成表示,政策的制定和修改要考虑其延续性,以及与其他政策的协同性,北京可以借鉴其他城市的经验,但不同城市有政策差异是正常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能盲目照搬其他城市经验。

 

“希望未来摇号政策尽可能地灵活,现在的杠杆都是死的,没有结合摇号者真正的需求。因为家庭构成等因素,不同的人对车辆的需求程度是不同的。身边经常有人不太需要买车但运气好摇中了,有人接送孩子等非常需要小客车但却迟迟摇不中,希望未来政策更人性化一些。”陈艳艳表示。

 

未来摇号政策将适时退出

 

早在2014年,北京市交通委委员容军在回答百姓问题时曾表示,本市的摇号政策不会长久这么下去,会研究相关经济政策,考虑不应该限制购买,应该限制使用,谁占用道路资源多,谁就该多付费。对于未来将用什么政策代替摇号政策,容军说:“出相关政策很难,燃油附加费、拥堵费、拍卖牌照、以家庭为单位摇号等,这些都研究过,还没有结论,也没有出台的时间表。但希望早日有更好的政策代替摇号。”

 

事实上,随着拥堵费、牌照拍卖等新政策进入交通部门的研究范围,关于摇号政策何时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也不断被提及。

 

陈艳艳表示,短期来看,摇号还是会持续一段时间,但长期来看,摇号这种靠行政性手段限制机动车保有量的方式不是未来导向。随着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方式的便利,以及一些配套政策如停车收费、拥堵费政策的完善,让大家不会轻易买车,买了车也慎重使用汽车,通过对机动车使用量的调节,就不用强制地靠摇号来限定拥有量。

 

过秀成表示,某一个政策的存在是有阶段性的,不可能一劳永逸,当人们的出行都可以依靠公共交通来实现,当人们不再依赖小客车时,摇号政策肯定会退出历史舞台。“现在的年轻人对于拥有小汽车的意愿和需求是强烈的,但未来随着交通方式、上下班模式和文化理念的变化,新的一代人拥有和使用小汽车的意愿都会变化,虽然这个变化的过程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本文来源:闽南网

Copyright ©2010 - 2016 上海创世拓元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